<kbd id='ikbiu'></kbd><address id='fzsuy'><style id='wgjot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tulkg'></button>

          1111111111111111111111

          葡京官网-十大博彩信誉-正规赌博十大平台-伊犁新闻网

          葡京官网-十大博彩信誉-正规赌博十大平台-伊犁新闻网

          2019-02-15 12:00 伊犁日報  

          178306_wangmh_1550055270003

          攝制組部分成員

          新年伊始,伊犁的廣大人民群眾就收到一份特殊的禮物︰由自治區黨委宣傳部牽頭、伊犁州黨委宣傳部與新疆廣播電視台聯合攝制的六集大型紀錄片《伊犁河》在新疆衛視播出。節目播出後,得到許多觀眾的好評。“鏡頭美如畫,撰稿美如詩,完美餃接,一氣呵成,可謂紀錄片大作。”有觀眾如此評價。贊許的背後,是新疆紀錄片人付出的汗水和心血。“既美好,又艱辛。”紀錄片《伊犁河》總導演蔡志剛如此形容那段時光。

          美好,是因為在伊犁河畔,他們體味到一個個震撼、美麗、動人的故事,而艱辛在于,如何將這一個個動人的故事呈現給觀眾,講好中國故事。

          A 《伊犁河》的關鍵詞︰萬物共生

          “新疆是一帶一路的核心區,伊犁又是這個核心區的支點、向西開放的門戶。紀錄片《伊犁河》就是以伊犁河為載體,用國際化視野、紀錄片創作方式,真實記錄大河兩岸普通百姓生活發展和變化的中國故事。”紀錄片《伊犁河》總撰稿張海龍說。

          人類文明都孕育于河流,新疆更是如此。張海龍曾擔任新疆廣播電視台拍攝的16集大型紀錄片《塔里木河》總撰稿。同為新疆最重要的兩條河流,《伊犁河》怎樣才能拍出不一樣的味道,對張海龍而言,無疑是一次挑戰。而他面臨的第一個難題就是︰如何給伊犁河定位。

          178309_wangmh_1550055207321

          選取角度

          2016年年末,張海龍乘機來到伊犁進行前期調研。因為第一次來伊犁,他好奇地打開手機中的“航旅縱橫”APP,想看看伊犁在什麼位置,他發現了很有意思的兩幅畫面。“在中國地圖上,伊犁位于祖國的西北角。可是當轉換為世界地圖時,伊犁則位于亞洲的中心。”張海龍說。

          伊犁河谷在兩幅地圖中的位置,讓張海龍找到了伊犁河的定位,這就是亞洲之心。“伊犁河沿著一帶一路的方向,一路向西流淌,最終匯入巴爾喀什湖。更有意思的是,我們在巴爾喀什湖發現,這里的湖水一半是咸水一半是淡水,雖然這屬于自然奇觀,背後的寓意卻是萬物共生。

          《伊犁河》的關鍵詞正是萬物共生。有傳統與現代的共生、游牧與農耕的共生、人與自然萬物的共生、城鎮與鄉村的共生、各民族之間的共生,在最後一集《不問西東》中,則以霍爾果斯為切入點,講述國與國之間的共生。”張海龍說。

          塔里木河和伊犁河給予張海龍全然不同的感受。他說︰“如果說塔里木河有一種濃郁的氣質,伊犁河則明亮而歡快。”

          調研中,張海龍發現,伊犁河谷各個縣市沿著伊犁河構成一個城市群。“這種規模的城市群,在新疆,甚至在中亞也十分罕見。這樣的城市群,完全可以成為中亞最有發展潛力的引擎。同時,伊犁河谷又是新疆和全國向西開放的國際大通道。因此,伊犁河不僅是伊犁人的伊犁河,更是中國的伊犁河。”張海龍說。

          B 人物是《伊犁河》的骨肉血脈

          真實是紀錄片的靈魂與核心,故事化敘事是紀錄片講好故事的關鍵。

          “內地人看伊犁,會被這里的美震撼,但風光好的地方有許多,再好的風光,你可能只願意看一遍,而只有人好,你才會一次次地來這里。紀錄片也是如此,人物的命運,人物的情感,才是觀眾最關心的。《伊犁河》作為一部現實題材的紀錄片,正是講伊犁人的故事。《伊犁河》中的人物,都是最普通的百姓,講述的是他們身上的閃光點。”《伊犁河》制片人石峰說。

          如何講好故事?講誰的故事?2016年10月,攝制組在伊犁河谷展開調研。通過當地宣傳部推薦,攝制組初選了60多個人物,經過層層篩。 鈧杖範 0多人作為拍攝對象。“雖然伊犁有不少名人,但選擇人物時,我們的著眼點就是普通百姓,用平凡人的故事,來講述新疆的發展和變化,講述改革開放四十年來,他們生活中的巨大變化。當然,會根據每一集的主題,選擇不同的人物。拍攝時間跨度比較長,可能會從春到冬。”石峰說。

          紀錄片《伊犁河》共六集,屬于每一個人物的時間只有幾分鐘。這麼短的時間,如何講述他們的故事?

          178308_wangmh_1550055234340

          追蹤聲音

          “因為時間有限,每個人物都需要提煉出精華。比如第一集《以夢為馬》中的天馬少年阿合交力,就是抓住幾個點,賽馬比賽、他對于未來的憧憬、他在賽馬過程中享受到的是一種怎樣的快樂。一般來說,每個人物故事會有4個動情點,平均2分鐘就有一個。”蔡志剛說。

          在《以夢為馬》中,阿合交力從一個失敗者,最終成為賽馬比賽的冠軍。其實在拍攝前,蔡志剛並不知道阿合交力會奪冠,甚至在最初,阿合交力並不是蔡志剛認為最合適的賽馬手。

          “阿合交力是昭甦馬場喀爾坎特學校馬術特長班的老師喬春江推薦的。當時,我覺得他的年紀偏大,想找一名年齡更小的孩子,喬春江卻說,阿合交力一定可以獲獎。于是,我們選定了他。可是,從春天一直拍到秋天,當2017中國新疆伊犁天馬國際旅游節開幕前,阿合交力在參加的所有比賽中一直沒有獲獎,讓我們十分糾結,可已經跟拍了半年時間,我們也只能希望他在天馬國際旅游節的馬術比賽上獲獎。但直到比賽的前兩天,由于阿合交力狀態不佳,一直沒有馬主選擇他當騎手。這時,我們有些緊張。如果阿合交力不能參賽,他的故事就缺少了最重要的部分。于是,比賽前一天,我找到一位馬主,請他將選定的騎手換成阿合交力。奇跡發生了,這匹馬好像與阿合交力心有靈犀,在比賽中率先沖過終點,阿合交力獲得冠軍。那一刻,我們都激動地哭了。”蔡志剛說。

          “我們也做過最壞的打算,如果阿合交力沒有獲獎,我們將講述他與馬的故事。這片草原上,人與馬的感情,正如片中的一句解說詞所說︰比賽的成敗,正如草原的榮枯,都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。”蔡志剛說。

          C 艱辛後 唯有美好回憶

          2017年2月,經過縝密的調研和策劃之後,紀錄片《伊犁河》文案最終形成。“講最好的中國故事,拍攝最美的畫面”,成為這部紀錄片創作的初衷。

          178313_wangmh_1550055342066

          美景如畫

          《伊犁河》共六集,每一集都以“共生”為主題。第一集《以夢為馬》︰傳統與現代的共生;第二集《物阜民安》︰游牧與農耕的共生;第三集《山河動力》︰人與自然萬物的共生;第四集《城里村外》︰城鎮與鄉村的共生;第五集《大河之戀》︰各民族之間的共生;第六集《不問西東》︰國與國之間的共生。

          “雖然每一集故事不同,‘共生’卻始終是主線。共生,是‘一帶一路’的智慧之處,因為發展經濟,追求美好生活,是所有人的共同願望,共生,是解決問題的關鍵所在。在《塔里木河》中,我曾說,讀懂了塔里木河,就讀懂了新疆,拍攝完《伊犁河》後,可以說,讀懂了伊犁河,也就讀懂了中亞。”張海龍說。

          2017年2月16日,《伊犁河》的六支攝制組和兩支特拍組,深入伊犁河谷開啟了長達近一年的前期拍攝。

          一部紀錄片的誕生,期間的付出難以想象。

          第二集攝制組導演王剛及攝影榮軍,為拍攝冬窩子牧民轉場的故事,在零下30多度的山里扎下營帳,與牧羊人同吃同。 鍬忌壞諶 佳萏煩,為拍攝最美的天堂湖,與特拍團隊及向導一行10余人,騎馬、步行七天六夜,跋山涉水,深入高山峽谷之中,穿行于原始森林之間;特拍(航拍)團隊,為拍攝最美的星空,他們會整夜守在機器旁……

          “撰稿及後期制作階段,又是另一種煎熬。如何架構一個故事,架構每一集的故事,架構整部紀錄片的故事。例如,如果一個人物的故事按照時間順序來講述,春天拍的內容里,可能沒有想拍的東西,而另一個季節里的故事又特別多。講這個故事的時候,又必須按照時間推進,可以說,故事的設計和後期的再創作比拍攝更痛苦。”蔡志剛坦言。

          但正如石峰所說︰無論多少艱辛,拍完之後,只留下美好的回憶。

          “《伊犁河》的拍攝,得到了伊犁州黨委宣傳部、各縣市委宣傳部和伊犁人民的大力支持。正是上下同心,《伊犁河》才得以順利拍攝完成。”石峰說。

          D 真實性 是紀錄片的靈魂

          201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年。在自治區黨委宣傳部的安排部署下,新疆電視台策劃推出了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年大型紀錄片——《美麗新疆40年》,蔡志剛是這部紀錄片的總導演。這部紀錄片于2018年12月6日播出。

          “《美麗新疆40年》共拍攝記錄了80多個真實的人物故事,他們是當下新疆各個社會層面最鮮活的生命個體,也是改革開放最真實的親歷者、見證者、建設者和分享者。改革開放四十年,經濟社會發生的巨大而深刻的變化,取得的舉世矚目的偉大成就,在《伊犁河》中的每一個人物身上同樣可以體現。但是與《美麗新疆40年》相比,《伊犁河》則更多的是以普通人物故事為主,相對更加客觀記錄一個發展中的新疆,一個和諧美麗的新疆。這種記錄不生硬,而是以潤物細無聲的方式,讓觀眾從中感受到社會的發展和百姓生活的變化,以及他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努力。

          真實性是紀錄片的靈魂,紀錄片是對當下生活的一種記錄。《伊犁河》中包含有人文、自然、歷史、旅游、經濟等多重元素,以及伊犁河畔不同行業的人的生活現狀,當人們看到《伊犁河》時,也就看到了2017年的伊犁河谷、2017年的伊犁人的生活狀態。

          40多個人物,也是40多個樣本,他們代表著伊犁人不同的生產生活方式,他們身上又具有共同的特性。“伊犁人最大的特點是洋氣。這種洋氣不僅是追求時尚,也體現在伊犁人的思想特別開放,善于接納新事物,有很強的開放性和包容性。《伊犁河》中,鞏留縣提克阿熱克鎮前進村的古麗娜蘭木·伊拉合買提就很有代表性,她成立了服飾設計工作室,從杭州采購最好的絲綢,加入傳統手工藝織品的元素,通過電商平台銷售到內地及國外,這就是伊犁河谷老百姓與全世界做生意的生存智慧。”蔡志剛說。

          40多個人物,40多個故事。“這些人物都有很動人的故事。《伊犁河》播出後,得到了許多觀眾的好評,並引起了內地許多觀眾及電視台的關注。最近,新疆廣播電視台正在制作一個大型紀實欄目——《我們都是追夢人》,我們也將對這些人物進行梳理,跟蹤他們最新的發展。《伊犁河》中的許多人物也將出現在《我們都是追夢人》欄目中。”蔡志剛說。

          2019年1月1日,這部跨越三年、歷時兩年制作的紀錄片《伊犁河》在新疆衛視及虎魚網播出。“盡管拍攝過不少紀錄片,但《伊犁河》可以說是到目前為止,拍攝周期最長、創作最為艱辛的一部紀錄片。我們在記錄他人生命的同時,也在記錄著我們的青春。”蔡志剛說。

          對于蔡志剛來說,未來的心願是能將伊犁河國外部分的內容拍攝完。“全長1236公里的伊犁河,中國境內長442公里,《伊犁河》只拍攝了中國境內的部分,也就是說,我們拍攝的伊犁河還不夠完整。”蔡志剛說。

          E 永世的情緣

          2018年9月20日至29日,為促進中外文化交流,推動中國文化傳播,由著名紀錄片策劃及撰稿人張海龍領餃主講,以“在這里看見中國——中國文化紀錄片講座暨展映”為主題的系列活動,分別在韓國首爾、蒙古烏蘭巴托、日本東京三地的中國文化中心舉行。10月下旬,又在以色列、泰國、西班牙的中國文化中心展映並舉辦講座。《伊犁河》是展映中播放的五部紀錄片之一。

          “紀錄片《伊犁河》通過國際化視野、紀錄片鏡頭語言,以最美的畫面、最動人的故事講述伊犁河流域各族百姓生活的發展、變化和美好生活,用影像完美呈現了伊犁河谷的人文與風物,並充分展現了‘萬物共生’的伊犁河精神,展映中大獲好評。”張海龍說。

          “伊犁自然環境的多樣化,是其他地方很少看到的。此外,伊犁留給我最深刻的印象,就是這里的各個民族和諧共處。”《伊犁河》第四集導演唐銳告訴記者。

          178312_wangmh_1550055294199

          討論劇情

          在《伊犁河》第四集的拍攝中,唐銳帶領攝制組深入特克斯縣包扎墩牧區,拍攝了一位居住在牧區最偏遠草場的哈薩克族牧民。“因為交通不便,每次拍攝,我們都要在他們家住十天半個月,但不管住多久,他都會拿出家里最好的肉、最好的馬奶酒款待我們。雖然語言交流起來不太方便,彼此只能連說帶比畫,但可以感受到伊犁人民的純樸。”唐銳說。

          紀錄片《伊犁河》的拍攝,則讓第二集導演王剛對伊犁有了全新的認識。因為妻子是霍城縣人,王剛來過伊犁多次。“拍攝時,你會深入到平時無法到達的地方,有一種更深層次的體驗,你會發現太多讓你驚喜的地方。”王剛說。

          《伊犁河》第二集中,需要拍攝牧民轉場的鏡頭。霍城縣遠冬牧場位于博樂市境內,每年春天,牧民要轉場至霍城縣蘆草溝冬季牧。 降叵嗑50多公里,被稱為世界上最長的轉場路線。

          “因為路途遙遠,人工轉場需要十幾天時間,一路上牛羊的損失較大,現在大多數的牧民已采取機械轉場。當地通知我們的2017年3月9日的轉場時間,其實是牛羊乘車轉場的時間。由于遠冬牧場沒有手機信號,出發前,我們無法與當地牧民取得聯系,當我們到達遠冬牧場時,才得知人工轉場的牧民一周前已出發。”王剛說。

          拍攝計劃遇到困難,王剛十分失望。然而,在這個冬窩子里,他有了新的收獲。“冬窩子其實就是人與自然共生極好的例子。在這里,牛羊的糞便成為燃料,用于做飯取暖,牧民在冬窩子的四個多月,對當地的環境沒有任何破壞,對一草一木都特別愛護。而這種對于生態的保護,完全是自發的,是千百年的傳統。”王剛說。

          此後,王剛還拍攝了河谷的蜂農、采集草藥的哈薩克族醫生、加工馬奶的牧民。“從他們身上,可以看到人與自然怎樣共生。伊犁河谷被稱為塞外江南,伊犁河谷有如此好的風光,如此好的自然環境,不僅是自然的恩賜,也在于人對自然的敬畏。”王剛說。

          近一年的拍攝,讓攝制組與伊犁河、與伊犁人結下了永世的情緣。“拍攝之前,伊犁河給我的感覺就是格外清秀,拍攝之後,更加感受到這條大河對我們的眷顧。”蔡志剛說。

          在編導手記中,蔡志剛寫下這樣一段話︰一年的時間,我們與大河相守相望。“相守,代表著我們與河流共生;相望,代表著我們以客觀視角來記錄大河兩岸百姓的美好生活。”

          他們在記錄伊犁河畔萬物生靈的同時,也在記錄著自己的青春。“伊犁河,對于我們,將是一個魂牽夢繞的地方。”蔡志剛說。(記者 盧鐘)(照片由蔡志剛提供)

          責任編輯︰張東

          返回首頁
    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    返回頂部